蘑菇炖茄子

【鬼白x静临】宿敌(番外二)

  • 想了一下,这一篇果然还是当做番外好一点~☆


 

白泽一直以为,再一次见到平和岛静雄,临也会是害怕的。

但是现在白泽却并不认为临也是在害怕。

——就算那是曾经差点杀死他的人。

当时站在他身旁的白泽清楚的看见了,在看见那个名叫平和岛静雄的青年时,临也古怪的笑容。

临也平时笑的时候很好看,眯着眼睛,嘴角上挑,好看的眉毛轻皱着,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。

虽然只是一瞬间,但是白泽确定在那一刻,临也的笑容是不一样的。

不是特别好看,也不是特别温暖,甚至有一些别扭。

但那个笑容里包含了很多白泽看不太懂的东西。

那可能是埋怨,可能是欣喜,可能是向往,亦可能是思念。

白泽是上古神兽,智慧之神,通晓万物情理。

所以也几乎是在那一瞬间,白泽就知道了,啊……临也是喜欢他的。

然后白泽又想到了一个人。

——鬼灯。

身为通晓万物情理,白泽自然也懂得自己的心。

虽然他不确定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鬼灯的。

可能是某次拌嘴,可能是某次的争吵,可能是在他们一起研究药理时,在自己开口之前,他就已经把自己想要的草药递过来的时候。

于是,当有人再一次问起白泽,有没有想要厮守一生的人时,鬼灯的身影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,他就知道了

——他喜欢上了鬼灯。

喜欢上就是喜欢上了,白泽那时并没有想过要抹杀自己的感情。

白泽觉得真的喜欢上一个男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又不是没有跟男人谈过恋爱。

问题不在于性别,而是,他喜欢的这个人不喜欢,甚至是厌恶他的。

就这样吧。

白泽并不打算去追求鬼灯。

他觉得就这样下去也不错,偶尔吵吵架、拌拌嘴。

维持现状就好。

他也曾幻想过,如果他和鬼灯真的在一起了,他们之间的相处会不会不一样?

每每想到这里,白泽都会忍不住的轻笑出声。

不过他转念又想,那个人怎么会和自己在一起?

不过都是妄想罢了。

 

>>>>

跟桃太郎聊天的时候提到很久以前谈过的恋爱。

那晚或许是想到了以前的人和事,又或许是想到了自己现在所怀有的、这可笑又可悲的感情。

他醉了。

在他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,他感觉到有人在背着他走,然后他听到了那个恶鬼的声音。

——啧,别留口水啊,真脏。真是的,直接把您仍在垃圾桶里不就好了。

那个恶鬼嘴上说着狠毒话,走的却相当的稳。

啊啊、如果是梦的话,那就再多睡一会吧。

 

>>>>

当白泽第二天从酒馆老板那里得知,昨夜真的是鬼灯把自己送回去的时候。

白泽压根都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笑容,觉得脸颊滚烫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几乎看不见前面的路,酒也没喝,一路就顶着这幅傻样子回了极乐满月。

也是在那个时候,白泽是真的想要把心交出去,想要和他在一起。

只为了那一夜,在朦胧之中感受到的小小幸福。

只不过这一点小小的幸福也在接到鬼灯要结婚的消息时,随着刚刚交出去的心一起破碎。

>>>>

八年,对白泽来说不过是一瞬间的事。

他八年没有见他。准确的来说,是他躲了鬼灯八年。

他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。

这八年,他不曾踏入过地狱一步。

只是偶尔会坐在桃树下看着通往地狱的方向发呆,也不知是在看什么,或者是在等着谁。

>>>>

突然有一天,白泽想到人间去看一看。

可能是老窝在家里,没有什么事可以做,所以才会想出去走一走。

也可能是厌倦了等待什么人的日子。

很可笑吧,明明是自己在躲着的人,却又无时无刻不在想见他。

>>>>

白泽是个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人。

世界那么大,他想去看看。呵呵,开玩笑的。

收拾好行李,把极乐满月交给桃太郎。

他站在八年未曾经过的通往地狱的门前。

都要走了,再去见他一面也是好的吧?

>>>>

欢送会上大家都玩的很开心。

是特地来见他的,白泽却没有主动的和他说一句话。

也许只是想看看他而已吧。

希望下次相见时,希望下次再见到那个恶鬼的时候。

他能够直视他的眼睛,然后说一句——

“呀~恶鬼,好久不见,还是一如既往不讨人喜欢的嘴脸呢。”

 

-END-

 

评论(8)
热度(72)

© 蘑菇炖茄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